郭晓东妻子感慨在临沂过年 女人吃饭不上桌-www.kepu.net.cn



  新浪娱乐讯 日前,郭晓东妻子程莉莎[微博]发长微博,感慨十年婚姻心路历程。文中程莉莎披露自己嫁给郭晓东后,首次农村过年的经历:她曾“冷哭了,鼻涕眼泪凝固搅拌在一起”,被郭晓东亲戚嫌弃太瘦以至于灌药,被特批和老公一起吃饭,学会吃蒜,在田间方便等。


  正是经历了如此种种,程莉莎对丈夫郭晓东的过去更有所感悟,“他的曾经我不曾参与,他的将来我参与到底!”她表示夫妻间相处要理解、包容,并通过自己的经历对和自己有共同背景的女生说:“爱他,就陪他回村里过年吧!”

  主持人李静也在第一时间留言表示,“看到你们俩觉得有意思,一个洋气范儿一个老实淳朴范儿怎么会这么契合,后来发现价值观才华的吸引是多么重要!祝福你们!”网友们对程莉莎和郭晓东的爱情纷纷表示祝福,并称已被圈粉:“刚发现娱乐圈竟然有你们这家清流,粉了!”

  全文:

  年,是婚后第一次一个人在北京过年。独处的时候,格外想他,想跟他在一起过的每一个年……

  一定有什么是我们无能为力的,比如爱情!

  那年夏天,我爱上了他,生在城里娇身惯养、满身傲气的我,爱上了那个来自农村朴实执拗的他。

  千辛万苦之后,我终于得逞成功的嫁给了他。

  他是个传统孝顺的山东男人,婚礼就在村子里。十里八村的几千人围观了这场婚礼。按照山东的习俗,我被他背着跨过火盆,进了洞房,正式成了山东媳妇!

  很快,就到了春节。那是我第一次跟他回老家过春节。女王范的天蝎女回村之前必然是要精心打扮! 香水,粉底,唇膏,波浪卷,收腰呢大衣,细跟长筒靴! 跟着老公衣锦还乡一定要风风光光!惊艳四方!

  结果一进村,我就哭了…冷哭了…万万没想到北方村里没有暖气,是那样的冷…鼻涕眼泪,都凝固搅拌在一起……再美也比不上命重要…立马换上军大衣,带上了毛线帽子,还换上了大出好几码的棉布鞋,抱着着热腾腾的大茶缸子,赖在炕上“入乡随俗”。

  春节里,男的要随着长者们去挨家挨户的拜年。而新媳妇是要坐在村里的老宅子里等着所有人来“看”的,我只能独自坐在了院子里的小板凳上,等着所有人的检阅…

  所有来的婶儿啊姨啊都来跟我聊聊天的,拍拍头,还有掐脸蛋儿的………

  她们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,但中心意思很明白:“这媳妇,漂亮是漂亮,可太瘦了,这怎么生娃啊?”

  当机立断,她们就给我做出列出了各种解决办法和规划方案…

  那晚我就拿到了坊间流传的神奇的药丸子…

  城里长大的我,从来没有跟长辈聊过这些问题,脸红一阵儿白一阵儿,也只能硬点头。

  终于熬到了中午,在村子里吃饭,女人是不能上桌的,还好村子里的长者是很照顾我的,特批了我跟老公坐在一起吃饭。

  婆婆对我更好啦!还给我准备了单独的碗筷,可是…当一个不吃生葱生蒜,还咬不动煎饼的南方人看见满桌的大葱,大蒜,煎饼,就傻眼了……而老公吃得大快朵颐,我在旁边小心翼翼,但生大蒜和生大葱的味道真的不是“盖”的,那刺激,直冲脑门,我吃不下,吞不进,呼吸不过来……

  终于,最后能吃到主食了,馒头和饺子……后来的几天,我天天吃饺子,几乎吃了我所吃过饺子的总和…我还学会了吃那么点蒜……

  在村子里去“厕所”也是有些不方便的,老宅子平时不大有人住,年久失修,所以我们只能去田野里。每次我都软硬兼施坑蒙拐骗的求老公亲自陪我,因为只有这个时候,老公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。老公撇下乡亲们拉着我的手,走到好远的地方,空旷的田野,就我们俩,又甜蜜又紧张,像地下党扮成特务接头。

  村子里过年的确是热闹的,家家都要互相拜访,老公也算的上是十里八村远近闻名了,所以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会到家里来。

  家里时常都是有二三十人。大家其实没什么娱乐,就是聊天唠嗑。我完全听不懂也插不上话的,但也得呆在老公身边,安静地陪着,老公说,乡亲们来是不能拒绝的。

  我忍不住给闺蜜打了个电话吐槽抱怨,闺蜜直奔主题给我撂了句话:“你想想,现在他身边要是换个女人陪着,你愿意不愿意?”“不愿意!”

  就这一句话,瞬间把我浑身的毛病都治没了!当初,我千辛万苦,百折不饶,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这样站在他身边吗?

  是的,我看过他住过的地方走过的路,看过他养过的鱼喂过的虾,看过他种过的庄稼伐过的树,看过他挖过的下水道修过的高架桥……

  一路走过,一路心疼。他的曾经我不曾参与,他的将来我参与到底!

  我跟老公走过十年了,现在回头想想,回村里过年真的是件又难又不难的事,我没有多么高尚,也没有多好,我只是觉得两个人要过的是每一天,而不是光热恋这几天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与坚守,走下去,只有互相包容,理解。

  这个故事实属真实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这个姑娘是程莉莎,这个小伙子是郭晓东。

  我想对那些深爱着农村小伙子的城里姑娘们说一句:“爱他,就陪他回村里过年吧!”




  (实习生陈夕/文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